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

|專業版大眾版English
您所在的位置: 專業版 >>院所資訊 >>學術活動 >> 正文

院所資訊

學術活動

第六屆國家癌癥中心年會| 深度解析國際腫瘤臨床研究焦點會議

發布時間:2018-10-21 瀏覽次數:
字號:
+-14

  10月19日-20日,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建院60周年紀念大會暨第六屆國家癌癥中心學術年會(以下簡稱年會)在北京召開。大會由國家癌癥中心、中國癌癥基金會、北京腫瘤學會主辦,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承辦。年會邀請了眾多衛生行政管理者、醫藥研發專家、腫瘤診治防控專家、腫瘤學國際合作組織代表等出席,多角度、全方位交流全球范圍內腫瘤領域的進展。

  19日下午,醫師報記者參與了年會的分會場之一“國際腫瘤臨床研究焦點會議”(以下簡稱焦點會議),該會議旨在聚焦國際腫瘤臨床研究熱點,分享腫瘤新藥臨床研究經驗。在國家各項腫瘤藥物研發政策支持下,焦點會議基于年會的國家化平臺,邀請國際頂尖腫瘤研究機構的專家和學者,開闊國際視野,介紹各國新藥研發現狀與進展,分享腫瘤新藥研發經驗,探索腫瘤臨床研究發展模式,推動我國腫瘤臨床研究機構的國際化合作。

領導致辭

1.jpg

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副院長 王艾教授

  王艾教授在致辭中說,國家對癌癥工作越來越重視,對腫瘤藥物、醫療技術創新和腫瘤的預防及診療方面給予極大的投入和支持,并對臨床研究質量提出更高的要求。國家癌癥中心作為主管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臨床研究的國家隊,有責任不斷提高研究的政策、計劃、策略,建立與國際同行同道相一致的腫瘤治療理念、準入方法和治療原則,并培養國際水平的研究型隊伍,承擔起國家賦予我們的歷史使命。

2.jpg

中國工程院院士 孫燕教授

  孫燕院士在致辭中表示,WHO公布2018年全球癌癥發病人數約1810萬,死亡人數約960萬,而且在亞洲是重災區,可見我們面臨嚴峻的挑戰。根據美國研究發現,自上世紀末,發達國家的腫瘤發病率和死亡率有所下降,分析原因主要是開展控煙、早診早治和研發新藥。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十分重視臨床試驗和醫學轉化。自1960年起即開展臨床試驗,從十一五到十三五期間,不斷有原創新藥從這里完成臨床試驗并上市。在此,希望能夠通過年會,和外國友人互相學習,增進友誼。

3.jpg

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重大專項處處長 顧金輝

  顧金輝處長在致辭中介紹,國家衛生計生委高度重視腫瘤的診療和防控工作,不斷出臺相應的政策、加大中央財政投入、倡導健康生活方式,目前國家的腫瘤控制處于良性發展的狀態。但是由于腫瘤發病率仍在上升,所以對于“健康中國”建設仍是較大挑戰。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作為腫瘤??祁I域的龍頭,在全體同仁的努力下工作取得很大的進展。但是,仍需要在科研方面更多的發力,以科技創新做強大的支撐。

學術交流

液體活檢指導臨床實踐

4.jpg

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內科副主任 王潔教授

  王潔教授介紹,組織標本用于基因檢測存在一定的局限性,包括組織標本難以獲得、腫瘤異質性導致假陰性、難以實現動態監測、耗時較長等,所以應該在組織檢測的同時另辟蹊徑。相比之下,血液檢測則更全面,不論是原發灶還是轉移灶,都會釋放DNA到血液中,同時很容易動態檢測。EGFR突變的血液檢測面臨的問題是,雖然大部分回顧性數據提示EGFR突變可以作為組織標本的替代或補充,但至今仍缺乏前瞻性高級別證據,所以需要開展前瞻性臨床研究提供高級別循證醫學證據。與CA合作開展的BENEFIT Study,CTONG1405試驗發現,如果是單純的EGFRm或19外顯子突變,可以采用1/2/3代TKIs治療,可選擇的組合方式多樣。如果是異質性驅動基因陽性肺癌患者或21外顯子突變,單靠一種TKI治療是不夠的,可以探索聯合多種治療方式,比如多種TKI聯合、TKI聯合化療或抗腫瘤血管藥物。

國家癌癥中心臨床研究現狀

5.jpg

國家癌癥中心/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藥物臨床試驗研究中心辦公室主任 李寧

  李寧主任介紹,從1958年建立中國第一所腫瘤??漆t院開始,到2017年成立藥物臨床試驗研究中心,中國醫學科學院腫瘤醫院是全國開展抗腫瘤新藥項目最多的中心,占全部腫瘤新藥試驗1/3。2013~2018年,共立項研究965項,其中IND項目522項,IIT項目443項;2017年新立項臨床研究240項,IND項目114項,IIT項目126項;當前在研新藥IND研究246項;作為多中心牽頭單位參加項目的比例高達51.2%;在研各種抗腫瘤藥物一期試驗73項,占全部項目的29.7%。GCP中心積累多年的臨床試驗經驗,嚴格控制試驗質量。1996~2018年,經GCP中心臨床試驗,共計13個國家,65家公司,103種抗腫瘤藥物成功上市。GCP中心會牢記使命,促進腫瘤臨床醫學進步,推動中國抗腫瘤臨床研究學科發展,為腫瘤患者提供更好的治療藥物、技術和方法。

PD-1抑制劑在主要瘤種的研發歷程

6.jpg

首都醫科大學宣武醫院胸外科 胡牧教授

  胡牧教授介紹晚期肺癌治療歷經從化療,到靶向治療,現在到免疫治療的時代。NCCN指南最初將PD-1抑制劑作為晚期NSCLC二線治療優選方案。結果發現PD-1抑制劑在二線治療晚期NSCLC的有效率僅為14%~20%,即無法更好的滿足治療需求。原因包括患者已經接受較多的治療,基本情況較差,或者患者當時缺少較好的條件接受治療。同樣的免疫治療在用于二線及二線以后的治療中,有效率普遍偏低。經過多項研究,發現PD-1抑制劑一線治療策略是,PD-1 TPS≥50%人群,帕博利珠單抗單藥已經成為標準治療;PD-1 TPS<50%人群,帕博利珠單抗+化療可以獲得顯著生存獲益,已經成為標準治療;pd-1不表達人群,tmb可作為補充的生物標志物(tmb>10Mut/MB),或許能從Nivo+Chemo或Nivo+Ipi中篩選出獲益人群(有待前瞻性入組的數據驗證)。綜上,應該盡快開始給每一位確診NSCLC的患者進行PD-1檢測,明確一線最佳治療策略。

PD-L1在免疫治療臨床試驗設計中的意義

7.jpg

北京大學人民醫院胸外科副主任 楊帆教授

  楊帆教授總結,KEYNOTE-001為帕博利珠單抗后發先至創造有利條件,包括:

  1.創新無縫拓展隊列臨床研究設計;

  2.史上最大的一期臨床研究(入組超過1000例受試者);

  3.首批獲得美國FDA突破性療法認定的臨床試驗數據;

  4.截止至目前KEYTRUDA隨訪時間最長的研究(超過5年)。

  PD-L1 cut-off值選擇成為帕博利珠單抗實現彎道超車的關鍵在于:

  1.目前唯一擁有FDA批準伴隨診斷的PD-L1抑制劑;

  2.目前唯一顯示在單藥或聯合化療一線治療NSCLC帶來OS獲益,降低死亡風險的PD-L1抑制劑;

  3.目前唯一FDA獲批NSCLC一線單藥治療適應證的PD-1/PD-L1抑制劑;

  4.目前唯一FDA獲批NSCLC一線聯合化療適應證的PD-1抑制劑。


免费的成年私人影院网站